夜咏樱

【胜出】以爱为契(四)

*狼咔×神久

*ooc   私设满篇(有旧设)

*第一次写文求大佬指点迷津(???)

*“   ”为对话,【   】为心里活动哦

_______________

4.

时间如白驹过隙,今天就是“百年之祭”的第一天。

百年之祭第一天就让各族齐聚一堂的目的在于让各族代表互相熟悉友好相处。

可是爆豪现在可没有那心思,这几天他一直在搜集关于“赤谷海云”的情报,可是就算用上他现在可以动用的全部情报网,除了找到了一些切岛没说到的事迹其他的什么也搜不出来。

他让上鸣去问过丽日,但丽日对赤谷海云的事闭口不提,而且不止是丽日只要是在这个神殿生活的都对赤谷海云的事守口如瓶。

爆豪知道这么明显的回避肯定是“赤谷海云”本人故意这么做的,让他知道自己与神山有关,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简单,让他继续留着这里寻找自己。

“啧!”这几天爆豪一直很烦躁。

现在所有来到“百年之祭”的人都聚在一起等待神山祭坛会场正式开启,但人群中有一处被人们刻意留出的空地,在里面站着的是爆豪上鸣切岛三人和轰焦冻一行人。(为什么大家会刻意空出来一块地方呢~当然是因为他们的气场太强势了啊~( ̄▽ ̄)~)

爆豪今天穿的是上鸣特意定制的和服,黑色为底色及脚踝,在袖口和底部印着橙红的火焰花纹,背后绣着狼族图腾,黑色腰带上系着一只铃铛,脚穿木屐,脖子上带着象征着狼族继承者的血红勾玉,右耳上有水滴状红宝石耳坠,整个人彰显着王者的霸气。

切岛呢也是定制的和服,深红色为底色配上井字底纹及膝盖,袖子被卷起到肩膀,左胸口处有一个“漢”字,简朴的黑色腰带,双臂上带着象征岩族继承者的玄铁环,穿着草鞋,名副其实的阳光向上的热血青年。

上鸣这边长及脚踝黄色底色写实的闪电花纹,紫色的腰带挂着象征雷兽族继承者的雷玉牌(通体为白色,中间有镂空雕刻的“雷”字),衣领为紫色,长到胸部的项链带着闪电形状的吊坠,紫色的围巾遮住了脖子多余的部分被随意的放在身后,同样穿着木屐,成功伪装成潇潇洒洒风流倜傥的美少年。

切岛“上鸣你这衣服哪弄的?款式这么新奇~”

上鸣“嘻嘻~上次跟人类商队玩的时候偶尔发现的”

切岛“哦~话说你这家伙好厉害啊居然说服爆豪把衣服换上”

上鸣“那家伙最近老走神所以我偷偷把他的衣服换掉了”

切岛“所以你今天来的时候脸肿了”

上鸣“唉~说多了都是泪啊(╥ω╥`)”

而当事人爆豪正一脸不爽的死死地盯着轰焦冻一行人

上鸣和切岛向轰那边看去:传说中的轰王子身着经典深蓝色宫廷服,扣子上带着镀金的边纹,脚穿白色马鞋。

上鸣:“轰身边一位穿着银白铠甲的是骑士长饭田天哉,据说出身名门是一位十分认真正直的人;另一位小孩子身材,紫色的头发留着葡萄一样的发型,身穿黑色T恤和米色牛仔短裤,脖子上带着紫色方巾,据说潜入皇宫偷看公主洗澡未遂被抓后备轰收入麾下当跟班的峰田实。”

切岛:“你知道的可真多啊”

上鸣:“那是~别小看我的情报网”

同时轰一行人也在观察着他们

饭田“那就是有名的爆杀王”

峰田“我闻到了同类的气息~”峰田实看着周围

饭田“……那、那还真是…巧啊”

轰:“嗯……为什么爆杀王一直盯着我?”

饭田/峰田:“额……可能是在意人气问题吧”

轰:“哦”随后我们的王子大人低头考虑了一会对爆豪喊道:“人气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事,请不要在意”

众人“…………?!!!”

峰田田/上鸣/切岛:“!!!”【原来天然吗?!】

爆豪(╬◣д◢):“哈?!你找揍吗啊!阴阳脸!”来自爆豪的威压瞬间袭来但轰一脸平静,一场大战一触即发(大概)

突然一阵风围住了爆豪,随即清脆的女生从门口处传出:“‘百年之祭’期间禁止私斗!”

爆豪:“啧!”【这个气息……】

众人:“是丽日巫女!”

上鸣/峰田:“丽日今天也很可爱啊~”

上鸣/峰田:“你……”确定过眼神是同胞!

今天丽日也是一身红色巫女服只不过额间带了镀金的吊链,中间镶嵌着一颗红宝石,头上披着及腰白纱。

丽日:“各位来宾欢迎来到神山!让各位久等真是抱歉,现在我宣布‘百年之祭’第一天正式开始!请各位入场!”语毕四周礼炮轰鸣。

路人甲:“终于开始了!”

路人乙:“是否有幸能到传说中的英雄欧尔麦特呢,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啊”

路人丙:“是啊是啊~”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些强者正默默的观察着爆豪,因为他们察觉到从刚刚开始这位爆杀王就在用自己的妖力侦查着整座神山。

要知道神山是全大陆最大的山脉,其中不仅生长着各种各样灵树灵草还生活着许多魔兽、灵兽和精灵等,这位爆杀王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用妖力侦查了整座神山可见其实力的恐怖。

这时沉默已久的爆豪突然开口众人瞬间安静下来“喂”随即瞥向轰“别想逃!后果自负”爆豪的声音很低沉,听起来充斥着愤怒和忍耐掺杂一些威胁。随后爆豪长腿一迈率先进入会场,上鸣和切岛见状动身追了上去。

路人A:“刚刚的是宣战吧?”

路人B:“不愧是爆杀王”

路人C:“轰王子不要紧吧?”

众人开始了各种推测

就在这时丽日开口了:“请各位尽快入场!”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陆续入场。

一边轰站在原地盯着身后的一棵不起眼的梧桐树,喃喃道:“原来不是对我说的”饭田和峰田跑到他身边,饭田很是担心地问道“轰大人您没事吧!”

轰:“嗯没事”

峰田:“那个爆杀王居然敢在‘百年之祭’直接宣战”

轰:“……那不是宣战也不是对我说的”轰指向那棵不起眼的梧桐树“是他”

峰田田:“它?您确定吗?”

轰:“嗯”转头看了看会场那边“先入场吧”

峰田田:“啊?是!”

在经过大门的时候轰对丽日说:“给你添麻烦了”

丽日对轰笑了一下“没关系的”

轰:“那就好”于是最后的三人入场

看着最后入场的三人远去,丽日从外面将大门关闭,然后缓步走到那棵梧桐树下行礼“神官大人所有客人已经入场”

语毕,那棵不起眼的梧桐树竟化成点点光芒随即汇聚成人性,片刻光芒散去身穿纯白色狩衣服的绿谷出久出现在原地。

绿谷无奈地挠挠头“被发现了啊”

丽日:“他的实力深不可测,这就是您告诉他一切的原因?”

绿谷微微低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良久才抬起头笑道:“不是哦~”

丽日:“那为何?”

“因为我爱他。”

这句话看似美好但真正蕴含着怎样意义?估计只有绿谷本人和神才知道吧……


【胜出】以爱为契(三)

*狼咔×神久(本章有微量上耳)
*ooc   私设满篇(有旧设)
*第一次写文求大佬指点迷津(???)
*“   ”为对话,【   】为心里活动哦
_______________
3.
另一边
爆豪已经进入会场,虽然距离“百年之祭”还有二天的时间但大多数的族群代表都已经到达。
“哟~爆豪”这是爆豪为数不多的能够被称为友人之一的岩族少主切岛锐儿郎,
“真是的~在这么盛大的祭典里也就你摆着一张‘所有人都欠我钱’的表情了”这位大(找)胆(死)跟爆豪调侃的,是另一位友人雷兽族少主上鸣电气,
爆豪一个眼刀过去,上鸣燃起了极强的求生欲
“开、开玩笑的,对吧切岛”上鸣不停的朝切岛使眼神,我们的钢铁直男切岛不负众望来了一句:上鸣你眼睛怎么了?进沙子了?
爆豪“遗言”
上鸣“我想多活一会”
爆豪“驳回”
上鸣“至少!至少不要打脸!”
爆豪“吵死了”一拳打在上鸣脸上
上鸣“〒▽〒呜呜~我英俊的脸”
“好了爆豪这够上鸣消沉一会了”和事佬切岛登场(虽然已经晚了)
爆豪“哼”
切岛“所以爆豪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三人之间关系还算不错,虽然爆豪一如既往。
爆豪“……遇上一个非常让人火大的人”
爆豪也只有在他们面前能稍微袒露一下真心,总是对他人露出獠牙无比自信骄傲的狼王实际上粗中带细、善于观察。
上鸣“你不是看谁都不爽嘛”五秒后我们勇(作)敢(死)的上鸣迎来了今天来自爆豪的第二个直拳(完美击中面部)
上鸣“ 〒▽〒非常抱歉! ”
切岛“谁啊?是那个你一直看不顺眼的斐罗德王国的那个轰王子吗?”
说到斐罗德王国的王子——轰焦冻以英俊的面容、看起来有点冷但意外温柔的性格和能与爆杀王一战的强大实力成功成为各族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本人对此并不知情)。
爆豪“不是!没事提那个阴阳脸干嘛”对于轰焦冻爆豪只有不爽【那个天然呆怎么可能会比老子有人气!】
上鸣捂着脸说到“那是谁啊?”
爆豪“……喂,认识赤谷海云吗”爆豪打算在这个人多混杂的地方捞出点关于“赤谷海云”的情报
切岛/上鸣“嗯,知道”/“唉?知道啊”
爆豪“?!!!”
切岛“爆豪你不知道吗?”
上鸣“真假啊?爆豪你居然不知道”
这确实匪夷所思,爆豪身为大陆顶尖的强者之一其情报收集能力虽不是最强但也是顶尖行列。
爆豪“……”
看到突然沉默的爆豪上鸣刚想开口调侃却被切岛阻止了
切岛“赤谷海云,年龄不详,本人称是神山派下来查看各族情况的,实力强悍性格温柔,常年在各族周转但……”切岛看着爆豪确定他是否想听下去
爆豪“继续说”爆豪觉得从来没有这么冷静过
切岛“但……不知为何只对狼族进行秘密访问”
爆豪“只对狼族?”
切岛“嗯……”
上鸣“我和切岛也问过他为什么只对狼族进行秘密访问”
爆豪“然后呢”
切岛疑惑地问爆豪“爆豪你真的没有见过他吗”
爆豪“当然没见过!不然还能问你们!”【智障问题】爆豪心里嫌弃道
切岛“可是赤谷说他是为了见你才偷偷去的啊”
上鸣“是啊是啊,我们还问他不用看看狼族的情况吗,结果他说有你在狼族不会有事所以不用看”
切岛“而且赤谷海云在各族都有人气你怎么会不知道”
爆豪“我……”
“请来宾们稍稍安静一些!”清脆的女声打断了三人的对话,三人回头一看,中央的祭坛上一位身穿红色巫女服,有着茶色中短头发的巫女,圆圆的脸和大大的眼睛显得她特别可爱。
“神使大人已经开始准备祭祀,请各位不要接近后山,多谢配合!”她向来宾鞠了一躬,向爆豪的方向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爆豪【只是个通知居然需要巫女亲自前来……看来这次的祭祀不简单啊】
上鸣“丽日今天也是好可爱啊”上鸣日常犯花痴
切岛“啊,是音精灵的公主耳郎!”
上鸣“啊啊!对不起!我只对您一心……一意……唉?靠!切岛!你耍我!”
切岛“哈哈哈”
爆豪现在并没有看他们的日常互怼的心情【赤谷海云……废久……】爆豪发誓他们一定有关联。
另一边
刚从祭坛回来的丽日看见一少年正坐在后院的池塘边静静的看着天空发呆,她不忍心打破这份静逸,良久才轻声唤道“神使大人,我回来了”
身穿纯白狩衣的年轻神使慢慢转回头,露出了那双在爆豪眼里比任何宝石都要耀眼的绿瞳“啊~丽日小姐欢迎回来”他的声音犹如春日的第一缕阳光令人温暖和安心,他缓缓起身沉默了一会眼里有着淡淡的忧伤问道“咔酱怎么样了”
丽日去祭坛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帮绿谷确认一下爆豪的情况,“已经得到关于赤谷海云的情报了”
绿谷轻轻叹了一口气“是吗…比预料中要快啊”
丽日“绿谷大人……您真的打算那么做吗”
绿谷“嗯,咔酱一定会生气吧哈哈哈”绿谷无奈地笑了几声,“但是为了把一切都告诉他,我是不会放弃的”绿谷望着祭坛的方向说道。
丽日“我丽日会全力支持您的!”
“谢谢,我们走吧”少年轻笑着沿着木制的长廊向深处走去
丽日快步跟上与年轻的神官一起消失在阳光下。
_____________

各位小伙伴们非常抱歉(╥ω╥`)  这周我不能更新了,虽然热度和粉丝都少得可怜,但是我还是郑重的跟你们请假!下周我一定把最后一张和番外都交出来!我发誓!
跪求原谅~

【胜出】以爱为契(二)

*狼咔×神久

*ooc   私设满篇(有旧设)

*第一次写文求大佬指点迷津(???)

*“   ”为对话,【   】为心里活动哦

———————————————————————————————

2.

第一次“百年之祭”结束后世间开始流传着这样一首诗:

“祈愿之人啊”

“请你渡过奔涌的河流”

“翻过险峻的高山”

“穿过幽深的峡谷”

“怀着虔诚的心”

“登上那座神圣的山”

“在祭坛许出你的愿望”

“神的使者会倾听它”

当年各国为支持“百年之祭”的举办,决定以神山祭坛为中心将都城围绕神山而建且从都城到神山都会经过河流、高山、峡谷最后到达神山。


在走过赤谷海云的冰桥后,之后的旅程可谓是一帆风顺。爆豪发现赤谷海云对前往神山的路了如指掌,渡河的时候哪里最深哪里有暗流哪里有桥他都知道,翻山的时候哪里动物多哪里有果子哪里有草药哪里有河流甚至哪里有什么样的山洞他都一清二楚。

现在他们正在穿过“迷踪峡谷”。这个峡谷虽然平常与普通的峡谷没有区别但有时会云雾缭绕一旦迷失就再也回不来了。

“爆、爆豪先生……”赤谷海云病恹恹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干嘛”

“这、这里稍微…休息一下吧…马上就、就要起雾…了”

爆豪嗅了嗅周围“啧”随后向一旁喊道“听见没!原地扎营!”

“是!”仆从们接到指令后就开始忙碌了

经过几天的相处爆豪发现“赤谷海云”这个人除了慢吞吞的语气和病恹恹的样子有时候让他觉得火大,其他地方可以堪称完美,特别是他丰富的经验和庞大的灵力帮了很多忙。但是爆豪并没有道谢的打算因为他还没消气。

时间回到走过冰桥之后。

“喂!病秧子你还没告诉老子你是干嘛的”

“啊?爆、爆豪先生这件事…以后再、再说吧…我、我现在…不想说…”

“哈?!不想说?”

“……嗯”

“不都说了同行的要听老子的嘛!”

“只、只有这件事…不能妥协!”这是赤谷海云第一次反抗爆豪。

“艹!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老子说话!”

“非、非常抱歉…但是、只有这件事我不会退让!”

“切!”【这脾气怎么也跟deku一样】爆豪头也不回的走了。

自此之后除了必要的交流爆豪没有跟赤谷海云说一句话甚至连仆从他都不管了,于是赤谷海云便负责打理一行人里里外外的各种事情。

当然爆豪也没闲着,俗话说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几天爆豪一直在观察赤谷海云,发现了几点违和的地方。

第一,有时赤谷海云的灵力会有较大的波动,以他的实力来说因为控制不好灵力导致的灵力混乱根本不可能。

其次,每当深夜大家都睡熟的时候,他会偷偷的离开宿营地。

最后一点,他可能不是“赤谷海云”。关于这一点爆豪并没有找到直接证据,只是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个“赤谷海云”是假的,虽然他的直觉一向很准但这次没有证据甚至连一丝线索都没有,除了只是看起来有点违和感。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两种可能:爆豪的直觉出错了或者“赤谷海云”藏的很深。

现在在爆豪眼里赤谷海云身上所有的合理的地方几乎都充满了疑问,包括赤谷海云偶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事,谁会那么巧刚好路过那里又刚好是个能帮上忙的灵师还刚好也要去神山。

那么就是第二种可能:他故意把自己的一切都藏起来伪装成“赤谷海云”,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到底不想在谁的面前暴露的自己……

【……我吗?】

这几天爆豪不管怎么重新梳理思路都会只得到一个结论:这个人因为我才会出现,但为什么?这点爆豪想不通他确实是第一次见赤谷海云。

【难道是老太婆派来的?】不过这个可能太低,光是带几个仆从爆豪就已经很不爽了,如果偷偷派来保镖被爆豪发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这人到底搞什么!】爆豪第三次这么想。

雾散尽了。

“爆、爆豪先生…可以出发了…”病恹恹的声音再次响起

“切!”爆豪长腿一迈先走了

“……再等等,还要再等等”赤谷海云望着爆豪的背影小声说道

“那个、大家…我们快、快跟上吧…”

“好的赤谷先生!”

三天后一行人到达神山脚下。

眼前是一个深红色的巨大鸟居不时散发出阵阵檀香,鸟居上的牌匾上赫然写着“东北门”三个大字,一排石梯从鸟居后面向上延伸,顺着石梯向上看去山顶的建筑忽隐忽现仿佛世外高原一般与世隔绝,“哇~真漂亮!”仆从们称赞道。

赤谷海云盯着鸟居看了一眼转而偷瞄了一下也在看鸟居的爆豪

“……能停下来就好了”赤谷海云出神地说道

“哈?”身为狼族的爆豪听力当然出奇的好

“啊”赤谷海云下意识地捂着嘴“抱、抱歉…自言自语、罢了…”

“莫名其妙!”爆豪直径走上了石梯

赤谷海云一如既往地露出笑容替爆豪发出指令“那、那么…我们也上、上去吧…”

“是赤谷先生!”

两个时辰后一行人到达了半山腰附近。

“爆、爆豪先生…稍微休、休息一下吧…”

“哈?”

“其、其实我还好了…可是……”赤谷海云看了一眼气喘吁吁腿脚发抖的仆从们

“切!弱鸡就是弱鸡这么点路还要休息!”爆豪嫌弃的瞥了一眼仆从们到一旁坐下了

“你、你们快点…休息吧…”赤谷海云向仆从笑道,坐在了离爆豪稍远的位置

“非常感谢!”【幸好遇到了赤谷大人要不我们可要累惨了】

虽然这么说到半山腰一共足足三千阶石梯一般人还真吃不消,不过像爆豪和赤谷海云这样的跟平常走路没什么区别。

“……喂 病秧子”自从那次以来爆豪第一次主动跟赤谷海云说话

“唉?!是!”爆豪突然的搭话把赤谷海云吓了一跳

“还不打算告诉老子吗”平时暴躁出奇的爆豪罕见的安静的用猩红死死的盯着他

“……我”赤谷海云低下头略长的黑发遮住了他露出的右眼,爆豪看不见他的表情

“你到底是谁”

“我是……赤谷海云”他低着头说道

“你还打算瞒多久!”爆豪怒吼【他是真当我傻吗!】

“……”赤谷海云依然低着头

“你!……”刚挥起拳头的放下“别想逃!”爆豪转身继续向上走

“赤谷先生您没事吧”仆从们本来是过来告诉两位可以出发了的却撞见了这一幕

沉默多时的赤谷海云抬起头给他们一个安心的笑容“我…没事…快、快跟上吧”

经过这个插曲后一行人一路上安静的可怕,两个时辰后终于到达了山顶的神庙,分别的时刻来了。

“还不打算说”爆豪的语气中透着怒火

“……我”赤谷海云再次低下头将自己的脸藏起来

“切!”爆豪转身朝着招待处走去

“啊!爆豪大人请等等我们啊!赤谷大人这次真的是谢谢您!”仆从们慌忙跟上,留下赤谷海云一个在原地

赤谷海云抬起头泛着水雾的红眸盯着爆豪远去的背影很久很久,直到有人在身后说道

“神使大人欢迎您回来”

“……嗯”一行泪顺着脸颊落入脚下的土地,望着爆豪胜己离开的方向“赤谷海云”小声说道“咔酱我真的好想你啊”

转过身黑色微卷的头发、红宝石般的眸子和苍白的脸色都不见了,取代他们的是藻绿色微卷的头发、带着雀斑有点婴儿肥的脸庞和比任何宝石都耀眼的翠绿色眸子。

——————————————————————————————


【胜出】以爱为契(一)

*狼咔x神久

*ooc   私设满篇(有旧设出没)

*第一次写文求大佬指点迷津(???)

*“   ”内为话 【 】内为心里活动哦

————————————————————————————

楔子

几千年前世界动乱,人类和妖爆发战争。世间生灵涂炭,万籁俱寂……战争持续了百年之久,史称“大混沌时代”。所有的生命都在渴望和平与安宁,于是他们祈求神灵,希望神能带结束这一切。

然而神不能贸然插手世事,神选择把拯救世间的力量交给心灵最为纯洁之人,由他来结束乱世带来和平。

第一任继承者——“欧尔迈特”。他以一己之力结束了“大混沌时代”,让人、妖两族签下永久和平条约,被世人赞颂为“和平的象征”。

他是“百年之祭”的创始人,规定每百年神力的继承者要净化一次世界之心——原脉来祈福世间安宁。百年之祭历时三天,期间盛邀各族齐集一堂,增进感情,以防止“大混沌时代”的再次来临。

二人…哦不,一狼一人齐声说道:“欧尔迈特好厉害!”

这是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第一次听完这个故事的反应。

1.

爆豪胜己,妖界五大世家之一——狼族世家的下任家主,也是公认的妖王候选者之一。据说天资聪颖不仅是狼族中化形最早的,还在家主选拨大中以绝对的实力碾压所有参赛者一举拿下继承者之位,一赛成名。但也因其脾气火爆得名——“爆杀王”,本人似乎很中意的这个称呼。

而这位“爆杀王”正在怒瞪着“百年之祭”的祭坛上的新任神官。

让我们把时间稍微往前提一点回到史上第六次“百年之祭”开始之前的故事。

和平历599年12月,各族应“百年之祭”的邀请开始陆续赶往举行祭祀的神山。作为狼族下任家主的爆豪胜己当然也要去赴宴,只带了几个仆从就大大咧咧地走了,爆豪光己看着自家儿子一副去挑事打架的背影,无奈扶额【看来今年得准备一堆致歉信了……】

另一边,刚出发没多久的爆豪遇上了麻烦。“艹!他妈这些石头哪来的!”看着这些完美挡道的巨石爆豪烦躁的往地上狠狠跺了三次脚,随之发出怒气吓得仆从们瑟瑟发抖,纷纷大喊“爆豪大人请您冷静啊!”“冷静个屁!这他妈是通往神山最近的路,绕道的话鬼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到!”爆豪吼道,其中一个仆从不怕死的对正在暴怒中的爆豪拍马屁道:“爆豪大人实力超群一击就能将这些巨石打碎!”爆豪一把抓住那个仆从衣领扔了出去“你他妈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嘛!没看见那边还有没滚下来破石头!渣滓!难道老子还需要你出主意!给老子滚!”被爆豪扔出去的那个仆从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

正当爆豪打算用妖力轰走这些巨石的时候,一个病恹恹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请、请问…你们是要过、过去吗…?我、我可以帮忙…”爆豪循声看去,一个身材清瘦却穿着一件浅棕色大斗篷还用兜帽将嘴以上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的人在跟自己对上视线之后将头默默地转向了仆从那边。

【哈?这人搞什么?】爆豪心里嘟囔着,“喂!难道你有办法?”那人被爆豪突然的搭话吓了一跳,随即说道:“那、那个…我能用冰…在空、空中架桥…”“请问你保证能过去吗?”一旁的仆从问道,“是的,我可以”虽然那人病恹恹的但语气中透着的坚定让人听了会不由自主的去相信他。

爆豪朝他走去“喂,”然后将左手蕴含妖气拍在那人精瘦的肩上“如果失败了…知道后果吧~”爆豪笑着对他说,那人颤抖地回答道“知、知道…”然后绕过爆豪往巨石堆那边走去。爆豪看着那人的背影忽然间与记忆那个瘦小的身影重叠下意识地说:“deku?”那人脚步一顿回头看着他

“爆…爆豪先生?”

“不,没什么。干你活去!”

“啊!是!”说完那人开始了造桥工程。

爆豪低头沉思,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能把这个连脸都没见过的人跟那个有着一头草绿色的卷发,脸上带着雀斑,有着比任何宝石都闪耀的绿色眼眸,身上有着让人安心的青草气味的弱小灵族——绿谷出久联系到一块去。更何况两百年前绿谷出久突然失踪,他发疯般找了他整整一百年都没有找到他,仿佛绿谷出久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没有一点消息,之后的一百年他没有再去找因为灵族的寿命顶多几百年再找下去也只会浪费时间,他把“绿谷出久”记在心里成为只属于他爆豪胜己的东西,他知道这种感情名为“爱”。

“那、那个…爆豪先生,桥建好了…”病恹恹的声音将爆豪漂远的思绪拉回。抬头看到一座横跨巨石堆简易的冰桥,爆豪的心情好了不少但并足以让他那火爆的脾气在这时收敛,转头朝一旁的仆从们吼道:“愣在那干嘛!当木头吗!赶紧拿着行李走!听见没!”“是、是!”仆从们立马开始收拾行囊准备之后的长途跋涉。

“那、那个!”那个病恹恹声音再次响起。

“哈?”【这人搞什么?】这是爆豪第二次这么想。

“可、可以允许我…同、同行吗?”这句话成功激起了爆豪的兴趣。

“诶~可以啊”【他也要去神山,有意思~看来这次不会无聊了】

“真、真的吗!非、非常感谢!”

“不过……有个条件”爆豪已经准备好了“陷阱”。

“唉?”

“把脸露出来把名字告诉老子,还有路上都听老子的。”

“这……为什么”意料之中的犹豫和疑问

“带一个连老子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的人去神山你觉得可能吗”

“这、这不能……”

“回答呢?”

“我…我答、答应……”看到成功落入“陷阱”的猎物爆豪并没有感到收获猎物的喜悦反而觉得【这家伙也太单纯了吧】

“既然答应了还不赶紧把那个碍眼的帽子给老子摘下来!”由于对方太过容易上当爆豪觉得很烦躁。

那清瘦的人犹豫了一会还是将自己过大的兜帽摘了下来露出了他的样貌。黑色微卷的头发遮住了左眼,露出的右眼有着红宝石般的眸子,苍白的脸色和微微干裂的嘴唇都透露着这个人的身体状态多么的让人担忧,整个人怎么看都像需要静养的病人。

那人朝他一笑“……爆豪先生,我叫赤谷海云,接、接下来的旅程请多多关照……”

“哦,赶紧跟上!”【这个笑怎么……不,不可能】

“是!”

——————————————————————————



这首歌感觉特别适合幼驯染,希望大大们听了之后会有灵感(●'◡'●)ノ❤

http://www.huanmusic.com/music/5666b5b7449d623d0487993e